西藏政治犯的铐和折磨

达纳•晋美桑布(Takna Jigme Sangpo)是著名的西藏服刑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他在中国监狱里度过37年,流亡18年后在瑞士去世,享年91岁。此外,一名藏族博主兼记者次贡杰从监狱获释后,健康状况正在迅速恶化,另一名藏族妇女拉莫则因在拘留中遭受酷刑而死亡,本期节目中, 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Share Button

达纳•晋美桑布(Takna Jigme Sangpo)是著名的西藏服刑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他在中国监狱里度过37年,流亡18年后在瑞士去世,享年91岁。此外,一名藏族博主兼记者次贡杰从监狱获释后,健康状况正在迅速恶化,另一名藏族妇女拉莫则因在拘留中遭受酷刑而死亡,本期节目中, 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藏人行政中央驻瑞士日内瓦办事处一位代表其美仁增Chhime Rigzin表示,桑布近期在瑞士图本塔尔Turbental的养老院中逝世,他近来住在那里,

其美仁增说:“他的离世仅是因为他的高龄,他并没有感受到痛苦或有任何困难。”

流亡的西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大家对桑布的逝世表示哀痛,称他为年轻一代藏人的英雄和灵感。居住在瑞士的藏人丹增旺堆Tenzin Wangdue说 “我们向他为西藏所作的牺牲表示敬意”,他并指出:“年轻的藏人应该怀着坚定的勇气,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使他的遗志继续前进”。

在印度的西藏人民议会欧洲区议员旺波·德通补充说 “听到达纳•晋美桑布的去世真是令人心痛。 他在中国监狱度过了37年以上的时光,并在流亡中度过了余生” 。

西藏流亡政治领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在声明中称自己为“自我青年时代起,就对桑布的勇气表示敬仰”,他并补充说:“很荣幸能亲自见到他,并帮助他在达兰萨拉发表他的自传”。

洛桑·森格说:“我们失去了真正的西藏爱国者”。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西藏倡导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10月19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桑布于1960年首次在西藏首都拉萨被捕,被指控“以反动思想腐蚀儿童的思想”。

该组织说:“1964年,他因对中国镇压藏人的言论而在桑吉普监狱被判处三年徒刑,并被送往西藏首都拉萨的劳教所”。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并补充说,1970年,桑布被判处十年徒刑,被以 “煽动其侄女逃往印度,向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报告中国暴行”的罪名进行劳教”。

在他因医疗原因被假释后,桑布于2002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采访时说,这10年是他遭长期监禁的 “最糟糕的”时候。

他说:“我被上铐,遭到严刑拷打,被迫在监狱中进行不人道的艰苦劳动。在1975年至1980年之间,我几乎双眼都看不见了,我的视力也非常难受。”

在接下来的30年里,桑布因一系列政治指控而进出监狱,最终获释,并于2002年前来美国接受治疗。

另据西藏消息人士说,一名藏族博主兼记者于去年12月从监狱获释后,正在青海一家医院迅速失去健康。他是在秘密审判中遭判处三年徒刑,在该审判中他被拒绝委任律师。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研究员白玛杰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2019年12月6日获释的次贡杰Tsegon Gyal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的居民,他的健康状况已经非常严峻,因此,在2020年1月14日,他被送进医院接受手术。但是现在他的健康状况更加危急。” 白玛杰引用刚察地区的消息来源说,“他再次被送进医院,身体极为疼痛。由于中国政府对他施加了许多政治限制,他还担心自己的生计。这些天,他的父母和亲戚也受到严格审查”。

白玛杰说,藏族政治犯经常在监狱中遭受身体虐待。“他们被迫’承认对他们的指控,监狱官员经常诉诸酷刑,这导致许多藏族囚犯残疾,甚至有一些人永久失去了记忆。”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在2018年2月18日表示,次贡杰最有可能是因为他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批评中国在其控制的藏族地区实施限制性的“民族团结”政策。

次贡杰于2016年12月9日被首次拘留,在刚察县被关押了八个月,然后于2017年5月3日被秘密审判。他于2018年1月10日遭法院判刑,并被带到青海省会西宁市的监狱服刑。消息人士在较早的报导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次贡杰的家人没有得到关于他的审判的消息,当时他被拒绝委请律师协助,并且在审判和判决之间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次贡杰以前是青海报纸和其他媒体的自由记者,还为刚察县的残疾人建立了一个表演音乐团体,后来他被要求移交给中国当局进行管理。

自2008年大范围抗议活动席卷该地区以来,中国已将数十名藏族作家,艺术家,歌手和教育工作者下狱,理由是他们对西藏民族和文化特征以及公民权利的维护。

此外该地区的人权组织和消息来源说,西藏那曲比如县的一名藏族牧民和三个孩子的母亲,在遭受当局拘留与酷刑后于八月去世,而她的堂兄仍被警方拘留。

居住在印度的藏人援引在比如县的消息来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 36岁的牧民拉莫(Lhamo)于6月被警察拘留,在被警察送往医院后不久就死了。

来自印度的贡琼仁钦Konchog Rinchen说:“她的家人相信她的死亡是由于她在拘留期间遭受的严重酷刑所造成的。她的家人恳求当局允许他们进行传统的葬礼,但是当局强迫他们立即将她的尸体火化”。贡琼仁钦说,拉莫的堂兄丹增·塔帕(Tenzin Tharpa)也在6月份被拘留,他在向印度发送宗教教义书籍后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贡琼仁钦说,

“但是那不是他被捕的唯一原因,他在在中国统治下,为促进藏族语言和文化以及维护藏族身份认同方面贡献良多”。

消息人士指出,近年来,语言权利已成为藏人努力维护民族身份的一个特别关注的重点,在寺院和城镇中,非正式组织的语言课程,通常被视为“非法社团”,而教师则遭到拘留和逮捕。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在10月29日的声明中指称,丹增·塔帕是现年39岁的比如县商人,曾是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喇嘛,他还通过向家人和印度其他藏人汇钱,引起了当局的注意。人权观察表示,在他被警察拘留后两天,拉莫也被拘留,“显然是遭到同样的指控”。该组织说,“八月份,她的家人被传唤到医院,在那里他们发现她严重受伤,无法说话。两天后她死了,她的尸体立即被火化,阻止了身体状况检查。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区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中国官员经常“无缘无故地拘留民众,虐待人民,包括造成死亡。”

理查森说:“不能依靠这些官员来调查这些侵权行为,因此迫切需要联合国人权专家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

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研究中心研究员白玛杰(Pema Gyal)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类似拉莫和塔帕案件的发生,“在西藏境内非常普遍,许多人在拘留中死亡”。

白玛杰说:“中国当局不遵守自己的法律,也完全违反国际人权法”。

另据官方媒体和其他消息人士说,中国任命的藏传佛教领袖,最近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西藏之旅,参加宗教仪式和参观寺院,以推动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议程并提高其个人形象。但是,传统上忠于达赖喇嘛的普通藏人和僧侣,也不愿承认或接受他。

中国官媒新华社10月21日说,坚赞诺布于7月31日抵达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在该市停留了一个月,“执行仪式并参与社会活动”。

然后,他前往日喀则,在那里访问了当地的乡镇和村庄,并从那里进行了“社会研究”,还参加了包括班禅喇嘛的传统驻锡之地扎什伦布寺在内的寺院的仪式和宗教辩论。新华社说,坚赞·诺布随后于10月10日在著名的萨迦寺(Sakya)发表讲话,宣扬北京的藏传佛教观,不是作为具有自身历史的独立藏族传统,而是“作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呼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的讲话。他说:“藏传佛教应面向中国化并适应社会主义社会。”

印度扎西倫布寺住持泽嘉仁波切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坚赞·诺布作为宗教领袖在西藏开展的活动,仅是为了推进中共的议程。他指出:“这是中国政府的一项长期计划,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将藏族宗教事务转变为政治事务”。他补充说,北京希望他们选择的班禅喇嘛有朝一日能够选择他们属意的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继任者。

北京近年来一直在寻求控制其他藏族宗教领袖的身份,并表示,选择下一世达赖喇嘛必须“遵守中国法律”,达赖喇嘛本人则说,如果他转世,他的继任者将出生在中国无法控制的国家。

现居波士顿的前西藏政治犯坚波·孟拉姆说,中国政府在说服藏人接受坚赞·诺布为正式班禅喇嘛方面遇到了麻烦。他们多年来试图增强他的宗教和精神形象,以赢得藏族人民的心。在坚赞·诺布访问藏族地区的宗教活动期间,中国政府已迫使藏人参加他的教导。最后,所有这些都是为他们的政治议程服务。”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