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鬼蛇神”重現中國始作俑者是誰?

就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當局鼓勵中國的學校學生揭發和清除當局認為是言論出軌的教師、中國高校教師被因此“下課”的消息不斷傳來、中國教師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因言獲罪之際

Share Button

就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當局鼓勵中國的學校學生揭發和清除當局認為是言論出軌的教師、中國高校教師被因此“下課”的消息不斷傳來、中國教師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因言獲罪之際,授予習近平博士學位的北京清華大學日前傳出一個學生向中共當局揭發一位老師發表所謂“錯誤言論”並聲言要在大學課堂上掃除“牛鬼蛇神”。“牛鬼蛇神”再度成為中共當局所所默許甚至是鼓勵的說法,這種局面引起中國公眾的憂慮、譴責、議論。

按照還沒有完全被中共當局控制的網絡百科全書維基百科的說法,“牛鬼蛇神原是道教、佛教術語,說的是陰司的鬼卒、神人等,後成為固定成語,比喻邪惡醜陋之物。在中國文化大革命中成為專用術語,指要被打倒衝擊的人的統稱。’牛鬼蛇神’的稱謂取代了(中共前獨裁者毛澤東的打手、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所提出的’黑幫’的稱謂。”

歷史記錄顯示,毛澤東早在1955年、也就是在中共武裝奪取中國大陸政權之後的第六年首先將“牛鬼蛇神”這種說法用於形容當局所要鎮壓的人。隨後,到了1966年毛澤東發動中共當局後來自己也承認是大災難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牛鬼蛇神”的說法被廣泛使用。被當局打成“牛鬼蛇神”的人受到非人的待遇,關押他們的地方也叫做“牛棚”。

相隔半個多世紀之後,“牛鬼蛇神”的說法在中國再度登堂入室,再度出現在北京清華大學。這種說法出現在一個學生向中共清華大學黨委和紀律檢查委員會提交的告密報告中,而中共當局及其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對這種令人聯想到殘暴的毛澤東時代和殘暴的“文革”時期的說法坦然接受、沒有評論,更沒有批評,這種局面在中國公眾當中引起強烈的不滿和不安。在“文革”期間,不計其數的中國人被強加“牛鬼蛇神”的惡名,被打死打殘。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年也是“牛鬼蛇神”的一員,只是因為僥倖活下來。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說,“牛鬼蛇神”這種說法在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大學、在授予習近平博士學位的北京清華大學重新出現絕非偶然;這種現象清晰地反映出習近平的個人成長經歷,以及他與毛澤東在仇視知識、仇視知識分子的心理和心態上一脈相承。

胡平說,毛澤東一方面年輕時可能因為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當圖書管理員據說是感到一些教授對他輕慢從此便恨上了知識分子,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中共在成立初期主要是知識分子主導的,無論是陳獨秀還是李大釗都是北京大學教授,毛澤東一度的死對頭張國燾也是北京大學的學生,中共後來的領導人王明則是有留學的經歷,這一切使自卑感嚴重的毛澤東對知識分子終生嫉恨在心,他這種嫉恨也時常公開表現出與來。

胡平指出,毛澤東對知識分子、對學歷比他高、有專門知識學有所長的人的嫉恨在中共正式發表的文件中也有清晰的顯示。毛澤東自稱他的中國革命理論是“山溝裡的馬列主義”,是真正有價值的中國革命理論;毛澤東也反复表示鄙視“言必稱希臘”的人;毛澤東的這些話語清晰地反映出他的自卑感以及他對有系統知識的人、對有出國留學經歷的人的仇視。因此,毛澤東大權在握之後便有權任性,有機會就要迫害知識分子,以對世人顯示知識分子是多麼無能無知,他自己才是真正有能力,有知識。

在胡平看來,在有嚴重自卑感和對有系統知識的人的仇視方面,習近平與毛澤東可謂志同道合。

胡平說,“習近平也有同樣的問題。我先前說過,按說在現在這一批中共領導人都是在改革開放之後,(在中國文革十年關閉大學之後又)恢復高考之後的那批人。那些人絕大多數人都有說得過去的學歷,因為他們都趕上了考大學,有些人還是來自貨真價實的名校。相比之下,習近平的學歷在這些人當中,在他的同僚當中是最差的一個。他肯定是對這種事情是相當的在意。他生怕別人在這個事情上瞧不起他。他因此在很多事情上要竭力表現出他比別人更高明。他到處發表講話,到處曬書單,不就是為了顯示他有知識嘛。”

研究中國近代史的歷史學者章立凡說,“牛鬼蛇神”這種帶有濃烈的原始思維的味道的說法在中國大陸重新被祭出,令他這樣的過來人感覺猶如看舊電影。

章立凡說,“我記得當時’兩報一刊’有一篇社論,就叫’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這個詞非常流行。文革中的一些階級鬥爭的節目裡頭’牛鬼蛇神’也是出現率非常高的一個名詞。所以,我們這一代經歷過文革的人對此可以說是耳熟能詳。”

章立凡在這裡所說的“兩報一刊”是文革期間直接歸毛澤東和毛澤東最親密的親信掌控的中共宣傳喉舌,兩報是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和中國軍隊報紙《解放軍報》以及中共中央的理論刊物《紅旗》雜誌。

在闊別半個多世紀之後,“牛鬼蛇神”這種公然把人視為不如畜生的侮辱性說法為什麼在今天的中國再度出現?章立凡認為,鑑於中國政治的不透明,目前還很難說這種說法重新出籠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

章立凡說, “當然今天,我覺得可能跟意識形態方面向毛時代回歸有關。這個當然也就涉及到主政者的思想或他的成長、知識結構比較接近這樣的一種語境。我記得當初(被習近平判處終生監禁的中共前高級官員)薄熙來也是出口就把文革中的對聯或詩句引用出來。我覺得現在自覺或不自覺地這些文革詞彙重新出現,我們不知道這種重新出現是因為官方會議上內容的觸發,還是在高等院校當中突然有人自發地使用這樣的詞。無論如何,卻確實是耐人尋味。”

章立凡表示,“牛鬼蛇神”這種不詳的說法在當今中國重新出現究竟是為什麼,這種問題不是輕鬆娛樂的八卦問題,而是涉及公眾的生死攸關的利益,因此對這個問題需要繼續認真觀察,研究,學習,包括研究官方的最新的宣傳機器即手機應用“學習強國”的宣傳內容。章立凡接著說,“牛鬼蛇神”這種不詳的說法的出新顯然也跟中國眼下的政治情勢有關。

他說, “而且把異端妖魔化,就會出來牛鬼蛇神這樣的一種形象。這應當是表明在意識形態方面打壓已經到了一種相當的程度。最近我們看到對抗也比較強烈,特別是一些院校的教授被下課之後,社會上的反彈也很強烈,官方某些會議上的講話也非常地狠。我覺得現在可能就處在這麼一個階段,才會出來牛鬼蛇神這樣的話。”

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當今中國再度出現針對知識分子的“牛鬼蛇神”的說法明顯是符合習近平的思路。他說:

“他對別的有知識的人非常嫉妒,逮著個機會就要打壓一番,整治一番。對高校,他作為一個本來只有小學和初中文化水平後來又混了個博士的人,對改革開放之後的高校本來就很厭惡,因為在高校面前他有很強烈的自卑感,所以他要採取特別強勢的方式去打壓。你看他在培養他的宣傳隊伍時也是這種類似的心態。什麼花千芳,周小平之類,這些人當然也是迎合他的人推出的,但人們也由此知道他喜歡這種人,這種更俗的人,更低的人,中共黨內的秀才味道足的從事宣傳的人,習近平不喜歡,因為他們會襯托出習近平的(文化知識)欠缺。所以,他就喜歡提攜周小平、花千芳這樣的人。當然就鬧了個大笑話。”

自習近平上台以來,習近平當局鬧出了許多胡平所說的笑話,其中中國公眾最津津樂道的包括,習近平在一次國際會議上發表講話,把“通商寬農”字正腔圓地讀成“通商寬衣”;習近平親自提攜的中共網絡時代宣傳標兵花千芳則把“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當作褒義詞來形容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戰略。

在中共當局如今再度鼓動學生鬥老師、揭發老師之際,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在毛澤東發動的所謂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當局鼓動學生鬥老師,揪鬥所謂的“反動的資產階級學術權威”,最後那些造反斗老師的人大都沒有好下場。

章立凡說:“批判’師道尊嚴’,批鬥’反動的資產階級學術權威’,那時候那些年輕人還有一些快感,因為他們覺得有資格造比自己學問大、地位高的人的反,這可是一生中很難的機會,是很榮耀的事情,可以把權威“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那種快感前所未有。但這撥人被利用之後很快也就倒了黴。他們的下場大家也都看到了。當年的北京高校帶頭造反的學生領袖幾乎都是被判了刑,因為他們的利用價值沒有了,所以就用完就扔。”

如今,文革時代大流行的“牛鬼蛇神”的說法再度出現,這是否意味著習近平確實是像很人所說的那樣是立志重新再來一次文革?

對這個問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的看法是,習近平的問題不是他要再來一次文革,而是在文革期間長大的他從小沒有受過好的教育,他滿腦子裡裝的都是文革那一套,他不會玩別的遊戲。

文章來源:VO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