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基督教精神傳播 中共強拆20名在華瑞典宣教士墓碑

山西當局褻瀆了20名曾在中國傳教的宣教士的安息之所,並拆除了附近供前來參觀的信徒休息的房屋。近一個世紀前,這些宣教士葬在這裡。瑞典宣教士墓地位於運城市解州鎮,近100年前,瑞華會(Svenska Missionen i Kina (SMK))在華宣教士衛潤世(Verner Wester)一家七口安葬在這裡,他從1903年到1930年間生活在中國。

Share Button

山西當局褻瀆了20名曾在中國傳教的宣教士的安息之所,並拆除了附近供前來參觀的信徒休息的房屋。近一個世紀前,這些宣教士葬在這裡。瑞典宣教士墓地位於運城市解州鎮,近100年前,瑞華會(Svenska Missionen i Kina (SMK))在華宣教士衛潤世(Verner Wester)一家七口安葬在這裡,他從1903年到1930年間生活在中國。

瑞華會於1888年進入中國,第一個傳教站位於山西運城,在華傳教範圍包括山西、河南、陝西三省。他們無償地興辦學校和醫院,對當地的文化、科技發展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很多當地人因此而接受了福音歸向基督教。

「瑞典派宣教士在解州買下了墓地,這意味著他們把自己的全人全心以及一生都獻給了中國。」當地一名老年基督徒對《寒冬》說。

為紀念瑞華會宣教士為當地福音作出的貢獻,今年年初,當地一成立於2008年的家庭教會——「基督家園教會」在解州公墓為20名已故的瑞典宣教士分別修建墓碑。該教會同時還與衛潤世的孫女Mick Lidbeck建立了聯繫。衛潤世的故事被Mick Lidbeck記錄在《我的祖父在中國》一書中。

墓碑建起之後,很快就吸引了許多基督徒前來祭奠、參觀。為了讓參觀者能有休息的地方,該教會又將墓碑周圍的四間舊房修繕,並展覽一些宣教士在華事蹟圖片。此舉很快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注意。

政府內部知情人士透露,拆除前,為防止走漏風聲,警察把墓地附近幾戶村民全部傳喚至派出所,並沒收他們的手機。而基督家園教會負責人以及該教會幾個聚會點的負責人,也分別被誘騙到當地居委會控制起來,同樣,他們也被沒收手機。基督家園教會因著與衛潤世在瑞典的家人之間的聯繫而被政府列入黑名單,成為重點監控對象。

諷刺的是,就在宣教士的墓碑被拆毀前4個月,運城市鹽湖區政府舉辦了一次展覽,展示了一些老照片,描述瑞典宣教士在華的百年故事。在專門針對這次展覽的一篇文章中,瑞典被譽為「在創新、綠色發展、環保等領域都處於世界領先水平」。當局希望「借助運城和瑞典100餘宣教士後代在百年前結下的中國緣分,我們必能優勢互補、深度融合,促進兩地共贏發展」。

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中共將建立這種「緣分」之人的墓碑剷平。那麼,中共在哪方面「優勢互補」呢?顯然,不是民主價值觀,不是對人權的尊重,也不是宗教自由。

「中共向來把宣教士作為反面人物宣傳,很多電影、小說都把宣教士描述為配合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特務。信徒修繕外國宣教士墓地是用來展現宣教士的正面影響,而中共卻不能容忍宣教士的這種基督教精神在中國廣傳。」當地一名信徒說,「宣教士的墓地可以拆掉,但宣教士的宣教精神已經深深扎根在我們心中,他們正在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信徒。」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