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信用體係被指政府侵犯個人隱私權力過大

2019年是中國社會信用平台建設進入加速推進的一年。中國的社會信用體係受到普遍關注,被認為是壓制異議,確保中國共產黨絕對統治地位的方式。有觀察人士指出,建立社會信用體系非常有必要,可以減少交易成本;但是在中國,政府可以任意調用公民的個人信息,這是在西方國家是被嚴格禁止的。

中國國務院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指出,社會信用體係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社會治理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建立這套體系的主要目的是提高全社會的誠信意識和信用水平。

按照中國國務院的規劃,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2020年投入運轉,目前這套系統處在試運行階段。

據中國官方“信用中國”網的數據,截至2018年9月底,中國已經累計限制購買飛機票1478萬人次,限制購買動車高鐵票524萬人次。中國全國各地法院累計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212萬人次。除了不能搭火車、飛機之外,出現在聯合懲戒合作備忘錄中的失信者,還會受到其它方面的限制,比如這些人不能被政府機關錄用為公務員、不能買房、限制旅遊等。

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評分依據來自各級信用評分平台,頂層平台是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下面依次是信用服務機構信用分查詢(包括百度信用分、芝麻信用分和京東信用分等11個信用服務機構)、地方信用分查詢(比如,蘇州的桂花分、宿遷的西楚分)、以及電信運營商信用分(比如,聯通徵信的沃信用分、中國移動的試金石信用分)。

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分依據還來自中國社會上億個監控攝像鏡頭,而且據市場研究機構國際數據公司(IDC)最近發布的報告預測,到2022年中國安裝的視頻監視攝像鏡頭將多達27.6億個,也就是說人均分攤兩個監控攝像鏡頭。中國建立社會信用體系的目的被認為不僅僅是提高全社會的誠信意識和信用水平,更多的是一種“政治”評分。

北京律師李肖霖曾經是谷開來同案人張曉軍家人聘用的律師。他2月26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建立社會信用體系非常必要,使欠債的“老賴”受到懲罰。否則,違約不受懲罰,社會交易成本會太高。不過,信用系統也會有“失誤”的時候。

李律師2016年的一段經歷被多家媒體引用。當時李肖霖律師在離家近2000公里的地方准備買機票,當他出示身份證時屏幕上的信息顯示,他被法院方面列入黑名單。李律師說,2015年他經手的一個案子在法院敗訴,法官命令他做出道歉,而他也執行了法官的命令,可是法官認為他的道歉不誠懇,因此辦案地一名法官在沒有通知他的情況下將他列入“失信”名單。後來經過律協出面協調,李律師的名字才被從黑名單上刪除。

另據多家媒體報導,曾經實名舉報中共高層腐敗現象的中國媒體記者劉虎,被禁止買機票、高鐵票,不得離開他的家鄉重慶。2017年5月,劉虎預訂機票時才發現,他被信用系統追踪,受到航空公司的阻止。劉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他是因言論犯罪而在社會信用評分中丟分,因為跟政治相關的原因,被列入黑名單。

中國獨立時評人士朱欣欣2月26日對美國之音表示, 既然是社會信用制度,就不應該跟政治掛鉤。他認為,一個國家的社會信用體系需要不斷的完善,才能真正達到提高全社會的誠信意識和信用水平的目的。

有一種認為,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中政府的權利過大。李肖霖律師舉例說,美國的信用平台由不同的信息渠道匯集個人的信用數據,有些數據涉及個人隱私,只能由律師、會計師等人調閱,政府絕對不能接觸這些個人隱私。而中國確是政府可以看到每個人的所有信息,在中國政府眼裡,所有人都是透明的,沒有任何隱私。

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就美國政府的中國政策發表長篇演說,其中提到“到2020年,中國的統治者試圖落實奧威爾式的體系,也就是所謂的’社會信用分數’,前提是幾乎控制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文章來源:VO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