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聲援團骨幹真認罪?顧佳悅集錦

去年七月份以來,深圳佳士工人因要求組建獨立工會受打壓的事情一直引人關注,至今仍有數十位工人和聲援者被拘捕或失踪。佳士工人聲援團海外網站1月21日披露,廣東警方炮製了聲

Share Button

去年七月份以來,深圳佳士工人因要求組建獨立工會受打壓的事情一直引人關注,至今仍有數十位工人和聲援者被拘捕或失踪。佳士工人聲援團海外網站1月21日披露,廣東警方炮製了聲援團4位核心成員沈夢雨、岳昕、顧佳悅、鄭永明的所謂“認罪”視頻。在以前的《網絡博弈》節目裡,我們為大家介紹了海外網站上發布的沈夢雨和岳昕的文章和視頻。今天的節目我們為您介紹時代先鋒網負責人顧佳悅的故事,通過摘錄她過去的文章和視頻演講,幫助您了解顧佳悅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您可以比較一下那個“認罪”視頻中她的自述部分和過去她的言論有什麼不同。

 

顧佳悅:《我,絕不因恐懼而否認》

“他(馬克思)是個好人。”

 

顧佳悅這個講話的視頻片段來自美國YouTube網站,是時代先鋒網2018年5月為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製作的。在視頻中,顧佳悅等中國一些左翼人士在講述他們對馬克思的印象。

顧佳悅是北京大學醫學部2016屆畢業生。2017年11月,北大另一位畢業生張雲帆在廣東工業大學舉辦馬克思主義讀書會活動,被廣州警方拘捕。2018年1月,顧佳悅在網絡上發表一篇文章,題為《我,絕不因恐懼而否認》。她在這篇文章中披露,她本人也因為參與廣東這個讀書會活動,被廣州警方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網上追捕,正在逃亡中。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之時,我已被全網追逃,即將身陷囹圄。在此,我親身回應猜疑與流言。我生活在一個衣食無憂關係融洽的家庭。”

顧佳悅在這篇文章中表示,她少年時就常常給校門口的乞丐錢。上了北大以後,她成績斐然,堪稱半個學霸。後來,貧富差距等社會現象讓她更加關注工人和農民這些貧困底層大眾。她寄希望於通過堅持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來改變社會。顧佳悅在文章中表示,即使可能遭到廣州番禺警方的打壓,她也不會悔過。

“在此敬告番禺警方:我決不否認參加過讀書會;決不否認和同學們討論過社會主義,討論如何改善工農境遇,討論如何面對社會黑暗面;決不否認我曾帶著校工阿姨跳舞唱歌,而且很快樂,決不’悔過’!

我決不因為恐懼而否認:我,是左翼青年; 我,堅持社會主義理想。請你們認真地想一想,難道這些有罪嗎?!難道這些,是抓捕我們這些年輕人的理由?!為了捍衛毛澤東思想,為了青年人追求理想的權利,燃盡青春,在所不惜。”

 

顧佳悅:《我為什麼這麼左》

據佳士工人聲援團網站發布的信息,作為廣東工業大學馬克思主義讀書會被追捕的八青年之一,顧佳悅後來重獲自由。2018年8月22號,顧佳悅曾和佳士工人聲援團一起到全國總工會上訪。兩天之後,顧佳悅被捕。

 

“顧佳悅、岳昕我們支持你。”

這是佳士工人聲援團網站上的視頻, 視頻中幾位湖南人發聲支持被捕失踪的顧佳悅和岳昕,把她們稱為“進步學子”。

佳士工人聲援團網站11月發布了顧佳悅2018年早些時候寫的文章《我為什麼這麼左》。她在這篇文章坦誠,她作為90後信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完全是出自對工農弱勢群體的同情。

“有多少人假裝理性,卻對板上釘釘的歷史選擇性屏蔽……尤其看不到我們工人階級是怎麼成為了國家主人,又怎樣淪為弱勢群體;所謂人民公僕,今天又是怎樣的猙獰嘴臉。

對我來說,左不是權衡取捨之後的一種選擇。左是一种血性——它始於理想和人道精神,陷於馬克思主義的光輝理論,終於列寧和毛澤東的革命道路。唯此,才能反抗勞苦大眾的沉重命運,順便反抗自己憋屈的一生。

誠然,當下是低潮。別說金戈鐵馬,網上吐槽都保不齊被跨省(追捕),我也剛從追逃名單上下來。

馬克思誕辰200年,不如讓我們重溫農民起義軍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概。”

 

左翼網站時代先鋒網被關

顧佳悅2018年8月被捕後,她所主持的時代先鋒網被關閉。在這個網站被關以前,我們注意到,這個網站打破中國官方媒體禁忌,刊登了大量工人維權事件的即時信息,包括現場圖片、視頻和評論文章,替受壓工人發聲,在中國網站中非常罕見。

2018年我主持視頻節目《微自由》時,曾多次引用時代先鋒網的消息,比如《微自由》節目2018年8月摘錄的時代先鋒網有關深圳佳士工人運動的消息。

“認罪”視頻中被指“佳士事件推手”

剛才我們為大家介紹了海外網站上刊登的佳士工人聲援者、時代先鋒網負責人顧佳悅所寫的文章。據聲援團網站披露,在廣東警方製作的聲援團核心成員“認罪”視頻中,顧佳悅被認為是佳士事件推手之一。

在視頻中,她承認自己沒有看到社會的光明面,對中國國情不了解,結識了激進工人運動團體,意圖推翻政權,現在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脫離法律框架。她還承認,時代先鋒網名義上反映工農狀況,實際上聚焦對抗性舉動,所發文章事實不清,轉自其它網站。

 

下面來聽聽聲援團網站披露的這個“認罪”視頻中顧佳悅的自述部分:

“我的實踐:互聯網線上廣泛發動,線下勸說大學左派社團和老同志趕赴佳士工人維權現場造成聚集。無益於維權,超越法律途徑,給公安帶來較大執法壓力,把大學生和群眾引向違法道路。

目的:脫離法律框架,施壓達到維權目的。

認識:深感自己違背維權初衷,需要了解國情,了解十八大以來為消滅種種不平等現象黨和政府的努力。”

 

像我們以前節目中提到過的那樣,佳士工人聲援團網站披露的這個“認罪”視頻的內容,是根據看過這段視頻的其他北京高校學生的記憶整理而成的。那麼,“認罪”視頻中顧佳悅等人的表情如何泥?

“這整段視頻中,最直觀的就是顧佳悅、沈夢雨的形象——臉色蒼白、眼上帶著一道道黑圈,眼光呆滯、口齒不清,在自述說出自己的認罪聲明時如同背稿子一般,還經常停頓,頻繁地眨眼,似乎記不起自己接下來要說什麼,好像需要努力地回憶。”

據佳士工人聲援團文章披露,這是看過視頻的學生對“認罪”視頻畫面上顧佳悅等人的印象。

 

校友介紹顧佳悅為“陽光醫者”

佳士聲援團上還有一篇北大校友的文章,題為《陽光醫者,上醫醫國——我所認識的顧佳悅學姐》。下面來聽聽這篇文章的片段,看看校友對顧佳悅的印象。

“初次認識顧佳悅學姐,是在北大的陽光愛心診所裡。這是一個為弱勢群體提供免費醫療服務的社團。

學姐帶著我們去工友的宿舍,對他們的健康狀況進行回訪。學姐告訴我們,對於工友來說,他們在這個社會如同螻蟻一樣不被人關注,甚至被人蔑視。但是我們幫助他們,不是因為他們是所謂的弱勢群體,而是因為他們是世界上一切財富的創造者,他們是偉大的勞動者。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的校園。所以,我們才不能讓他們忍受病痛的折磨。

後來我才知道,顧佳悅是讀臨床醫學八年制的學姐,還是一個北京人。我沒想到的是,她沒有選擇大多數人所認為的光鮮亮麗的道路,而是選擇了扎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把城市陰暗的角落照亮。

城鄉醫療問題調研,義診,健康回訪……她總是懷著極大的熱情去參加任何一項能夠切實服務到工友的活動。

每當有工友被查出生了嚴重的病而又沒有錢治療時,佳悅姐便會在角落裡偷偷地大哭一場。最終,學姐放棄了唾手可得的醫學博士學位,在本科畢業後就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成為了一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

顧佳悅學姐,無論你在何方,請相信,我們永遠跟你站在一起,工友們也永遠和你站在一起!我們還等待著和你一起繼續播撒陽光、驅散陰霾!”

文章來源:RFA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