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聲援團成員失聯後視頻認罪

支持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組建獨立工會的聲援團週一表示,他們的部分學生成員被當局約談,並被要求觀看四名“被消失”團友的認罪視頻。幾位聲援團骨干成員在視頻中表示,他們因為“被激進組織洗腦”,做出違法行為。

Share Button

支持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組建獨立工會的聲援團週一表示,他們的部分學生成員被當局約談,並被要求觀看四名“被消失”團友的認罪視頻。幾位聲援團骨干成員在視頻中表示,他們因為“被激進組織洗腦”,做出違法行為。

四名參與錄製“認罪視頻”的佳士工人聲援團成員包括北大外國語學院畢業生岳昕、北大醫學部畢業生顧佳悅、中山大學碩士畢業生沈夢雨、以及南京農業大學畢業生鄭永明。因為被指是聲援佳士工人的骨干成員,他們在去年8月被當局帶走後失聯。

佳士工人聲援團在官網上發布聲明說,他們的部分學生成員日前被國安部門約談,當局還要求他們觀看了四名聲援團成員長達半個小時的“認罪供述”。

認罪視頻內容外洩

聲援團基於網絡信息和觀看過視頻的成員回憶,整理出了這段視頻的關鍵點。幾人在視頻中表示,他們是被某個不具名的“激進組織”洗腦才做出了“違法”行為。據描述,視頻當中的顧佳悅和沈夢雨面色蒼白、目光呆滯、口齒不清,臉上的黑眼圈相當明顯。

以廣州中山大學畢業生沈夢雨為例。她在視頻中說,自2015年畢業以後,她加入了這個通過工人運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組織,並接受組織安排到當地一家汽配廠打工,以便發動工人進行階級鬥爭。因為他們的待遇有所提高,這家工廠的工人並沒有聽從她的挑動。

她還說,去年爆發的佳士事件是一場徹頭徹尾自導自演的鬧劇。當時被捕的工人和後來到派出所營救他們的人都是這個組織和組織發展的成員。

北大某領導:確有此事

一直密切關注佳士事件進展的中國獨立媒體人博特(化名)對本台記者透露,北京大學一常務副校長周一通過電郵向他表示,的確有學生觀看了這段視頻。

博特還引述一位了解情況但不願具名的北大校工表示,認罪視頻是早在一個月前錄製的。這位媒體人認為,四位認罪人提到的“秘密組織”很可能是依照當局意願捏造出來的,事實上並不存在。

“如果以現在中共的政策來看,包括它鎮壓學生的手段,我感覺這個左翼組織就是當局在砲制,或許它真的不存在。我覺得就是官方找不到台階下來,所以就給他們強加了一個罪名。” 

據博特了解,佳士事件發生後,廠方對工人進行了清查,並和他們簽訂了保證書,以防止類似的工人運動再次出現。出於安全考慮,博特不願透露真實身份。

本台記者尚無法獨立查證這些消息的可靠性。

博特表示,儘管這四位聲援團成員已經“認罪”,他並不認為當局很快就會釋放他們。在事件餘波平息前,他們仍有利用價值。

“我認為(繼續)扣留他們是為了起到震懾作用。所謂打蛇打七寸嘛,骨幹分子都被當局控制住了,剩下的人就別再折騰了,你老老實實地完成你的學業就好了,這是給馬克思主義實踐者們的一個血的教訓。” 

聲援團敦促警方放人

輿論普遍認為,佳士事件讓中國政府陷入了兩難境地。一方面,聲援團成員們堅稱他們是毛主義者,全力支持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另一方面,他們支持工人在官方體制外組織工會的做法挑戰了政府對勞動階級的管控,這對當局的執政合法性造成了威脅。

聲援團上週發布消息說,繼上月底團友在北京、韶山等地紀念毛澤東誕辰125週年後,“黑惡勢力”在此後幾天內非法抓捕了9名團友。除此之外,還有幾名團友和左翼學生也因不同原因相繼失聯或遭到脅迫。

“中國勞工觀察”組織負責人李強分析,幾位認罪的聲援團成員可能是在威逼利誘之下暫時做出了妥協。

“我覺得這幾個人也沒有犯什麼錯,所以這段認罪視頻可能就是一個暫時的妥協。在目前情況下,他們採取一些委婉的手段或是做出一些讓步,我覺得也是比較正常的。” 

聲援團週一還對“認罪視頻”作出了回應,正告廣東警方不要再用認罪視頻掩蓋自己的罪惡,也不要幻想人們會因為一段視頻而放棄鬥爭。他們還要求警方立即釋放被捕人員,並向黨和政府坦白其罪行。

 

文章来源:RFA

Share Button